简体 正体

师俗姓文,讳 川贤,字 清选。祖居豫南唐河县少拜寺镇。生於晚清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师生逢乱世,未得深研诗礼,自幼只随母亲茹素念佛。师天生纯朴,宿根深厚,孩童时便以孝行闻名於乡里。师十二岁丧父,慈母於苦难中将五个儿女拉扯成人。其 民国九年,师二十岁,决意拜别慈母,投在桐柏山太白顶云台禅寺 上传下戒老和尚座下出家,老和尚赐法名曰 海贤。民国十二年,师敬赴湖北荣宝寺受具足戒。

传戒公本是临济宗白云系的一代大德,然而却不曾教授贤师参禅打坐,也未教授讲经说法,唯传六字洪名,嘱其一直念去。师谨受教,一句佛号,终生系念。

师曾先後在桐柏山桃花洞、云台寺、塔院寺常住。开垦过十四片荒山,助人修建过十一所道场。曾与宗门高僧 海墨法师、体光法师於塔院寺结庐共修多年。

文革中,红卫兵焚毁经书佛像,逼迫僧人还俗。师被迫到山村里做了生产队长,但一直为大众示现着僧宝形像。

文革结束後,ag打vg|官方多位护法居士相约到塔院寺迎请贤师前来主持正法、恢复道场。不肖印志方得忝列门墙、归依座下。戊子孟秋,恩师将ag打vg|官方托付於印志,再三嘱咐,寺院须专修净土,老实念佛。

公元二O一三年元月十七日,古历壬辰年腊月初六日淩晨,恩师无诸苦痛、安详示寂。世寿一百一十二岁,僧腊九十二年。其潇洒自在,令无数见闻者皆叹羡不已!四众弟子守灵念佛七日後,遂依佛家传统葬礼,请恩师法体坐缸入塔。不才曾於恩师法体之前,诚为祭曰:

圣哉贤公,人中豪雄。三界师表,法门象龙。

少怀壮志,绍隆佛种。拜别慈母,出家为僧。

严持净戒,勤修梵行。九十余载,善始善终。

律己秋气,待人春风。以身垂范,普利群萌。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桃李不言,下自蹊成。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来佛古寺,因师而名。

师今归去,福慧圆通。花开见佛,彻悟无生。

不肖弟子,拜瞻圣容。祈师再来,莫舍顽冥。

今立誓愿,我佛证盟。於师教诫,信受奉行。

同心同愿,众志成城。六和道场,百忍家风。

广演正法,利乐有情。

癸巳仲春 不肖弟子释印志敬立

      经沧桑变迁,几度江山易主,当年殿宇轩昂,如今尽还太虚。然而,虽是空门零落,幸喜正法犹存!古语有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就在这座毫不起眼的乡野荒庵中,就是这泥塑佛像和破旧瓦房,却成就了震惊寰宇的两位神僧 一一二岁自在往生的上海下贤老和尚和他的师弟肉身菩萨上海下庆法师。
      海庆法师俗姓李,讳富贵。祖居豫东南泌阳县。生於晚清宣统元年。因出身寒微,未曾习书学文。然天性仁厚,生来贤孝知礼。十一岁皈依三宝,礼宛东罗汉山清凉寺传东法师为剃度师,赐名海庆。师四十二岁入来佛古寺常住,专修净土,老实念佛。一九八九年往白马寺受具足戒。一九九一年腊月十一日,师谈笑示寂,自在生西。世寿八十二岁,僧腊七十一年。
      师坐缸六年九个月後,其戒兄上海下贤老和尚发心为之荼毗入塔。寿缸开启,众皆惊叹!惟见庆师趺坐巍然,面貌如生。乃至所着衣物,亦纤毫无损。四众知是金刚法体、全身舍利,遂将其供奉寺内,朝暮礼拜。二○○五年,李元添欣闻庆师圣迹,倍生敬仰,乃发心为其贴金供养。
      初阅庆师生平,似觉平淡至极。除却一声阿弥陀佛圣号,竟无他物可言!然细加玩味,「一门深入,长时熏修」岂非师暗合道妙处麽?心下会悟,始信大道至简,生佛不二,念佛是因,成佛是果。如是而已。兹有净业学人为师赞曰:

一句弥陀法中王,七十年来心中藏。
不参禅理不研教,不解经咒又何妨。
信深愿切直念去,自然花开极乐邦。
留此金刚不坏体,证转法轮度迷茫。
细观佛首低垂处,恰似六祖驾慈航。
今虔祈祷莲台下,求师引我出梦乡。

 世上有一种情感不能忘,那就是母爱;有一种事情不能等,那就是孝!贤师的二哥和弟弟相继去世後,贤师就把母亲接到桐柏山上孝养。一九五七年冬,母亲突然提出要回老家居住,贤师苦苦相劝终难挽留,只好顺从母亲返乡,暂且住在生产队菜地里的两间茅屋里。晚上,老母亲吃顿自己亲手包的饺子,捎信要她的女儿、侄女都回来,第二天中午仅喝点女儿拿回来的罐头汁,自己又到厕所方便後,坐在椅子上,说了声「我走啦」,只见她头一歪老母亲就真的走啦!她八十六岁自在而逝。也是因为当时条件极其困难,贤师为母亲念佛三日後,只能用一口薄板棺材将母亲简单埋葬了。这让贤师常挂在心,深感对不起母亲的无边深恩。八年後,贤师发心为母亲迁坟树碑,岂料掘开墓穴,竟然空无一物,仅有几颗钉棺材用的大钉而已。

三世诸佛,净业正因。莲池大师曰:「父母离尘垢,子道方成就。」至於贤师之母是否乃菩萨应化,如达摩挂履般游戏神通,我辈凡夫自是不敢妄断,然而贤师对慈母至纯至真的一片孝心,却足以令我感动至之!

在他被红卫兵勒令下山还俗时候,扒开了传戒师的墓塔,可是墓穴空空,只好作罢。贤师在墓穴底下的石板下面,找到了师父的骨灰,方知传戒师是得道高僧,早知有此一劫,方将骨灰藏匿石板下面。任凭红卫兵如何逼问师父骨灰去向,他尽管历尽磨难,始终守口如瓶,师父的骨灰才得以保存。至到一九九一年,海贤老和尚又亲率弟子们为师父在桐柏山桃花洞旁边,重新修塔安葬!

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没有香火供养,几乎是海贤一个人辛勤劳作,供养五个年老体弱的老和尚,直到他们一个个往生……

无论是在寺院还是在佛堂,每年的清明节或十月一日,他都要叨念着:「我得赶紧回去,十月初一马上到了,我得再回老家上坟祭祖,还要到桐柏山寺院再去祭拜我的师父!」

海贤是孝亲尊师的典范,在他所示现的百年修持生涯中,让世人清楚地看到并认识到佛教是圆满的因果教育,是和现世人们生活中的伦理、道德紧密结合的,绝非是可望不可及的空中楼阁或世外桃源。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ag打vg|官方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ag打vg|官方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