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体
对面不见阿弥陀
点击:8888|时间:2014-10-28 19:26:24|[ 打印 关闭 ]|字号:

对面不见阿弥陀

供稿人:妙了法师

  师公上海下贤老和尚往生已经一年多了,在这一年中,每当我想懈怠时,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老对我说的那些极平常又语重心长的话。

  二○○九年,那时师公住在千佛寺。有一次,我去给他老送斋饭,然後我也蹲在他旁边吃,他看见我蹲在地上吃,表情十分严肃地对我说:「不要蹲在地上吃!出家人一定要守戒,要注意威仪,做人天的好样子,不守戒没有人欢喜。」

  一个香节的上午,有位女居士缠着我不停地说她家里的是是非非,说的时间长了,我有点不耐烦了,生气地顶回了那个居士的话。後来,师公到我的寮房里单独对我说:「对人说话不要气冲冲的,态度要和气。你这次气冲冲的,下次他有话也不敢对你说了,你就失去了度众生的机会,甚至说会断他的法身慧命。等你临命终时也会障碍你,不得不注意啊!」我顿时感激涕零,马上跪下给师公顶礼。

  二○○九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天气非常炎热,我和师公在院子里对面坐着乘凉。他老对我说:「出家人不要讲究穿,不要讲吃,不要攀缘,不要希望别人供养你。人家供养你,你也不能说不要,你接过来放在功德箱里或是印经书都行,千万不要用在个人享受上。夏天穿的衣服能遮体就行,冬天穿的不冷就行。吃饭,不管什麽饭能充饥就行了。穿的好了,吃的好了,西方你就不想去了。」接着又说:「啥事都不要求人,啥事都要自己做,你没听人家常说『人到无求品自高』吗?不能给任何人结冤仇,结冤仇就是自己有我执。世上啥都不是真实的,争东占西,到头还是一场空,争来占去,临死只占一席地。有啥好争的呢?只要好好念佛,去极乐世界什麽都有。」

  和师公相处时间长了,我发现他老无论行走坐卧,嘴唇总是在微微颤动。二○○九年秋,我和师公一起在地里刨花生,我看他老一边摘花生,嘴唇还是在微微颤动,就忍不住问他说:「师爷,你嘴唇总是一动一动的,在说啥呀?」他老说:「阿弥陀佛!」我这才明白,原来老和尚平时都在念佛,从未间断过呀!

  在我跟师公相处的近两年当中,发现他老从没有喝过茶叶,就问他为什麽不喝茶?他说:「喝白开水好,喝白开水简单,也免得居士们再破费很多钱来供养咱们茶叶。爱好喝茶,也是习气。白开水一样能止渴,为啥非要喝茶叶呢?」

  师公不喜欢给别人增添麻烦,自己能做的,他一定不让别人做,除非自己实在不能做,才让别人帮忙。衣服破了,他还是带上顶针自己缝,干活用的锯子、斧子、钳子、扳手他都是自己上街去买。老人家最拿手的是念佛劈树根。树根是最不容易劈的了,但是他老有耐心,砸一斧头念一声阿弥陀佛,直至把树根一块一块劈开为止。

  还有一次,我陪他老到社旗县城办事。他坐在车上喃喃自语说:「轻来轻去的,不要去找在家人办事。在家居士有在家的工作,出家人有出家人的事,各干各的。」停了一会儿又说:「出家人,会讲经的给人家讲经,不会讲经的也要给大众表个好法。我什麽也不会,不会讲经、不会诵经、也不会唱赞,就会念佛、开荒种地。那我就表好这个法,要是不表法我早就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师公在千佛寺东边开垦的荒地里挖芋头,有两个居士看到後也过来帮忙。我往外挖,师公往下抠芋头上的泥土,因为天气已经有点儿冷了,老人家鼻涕流出好长。那两个居士说:「师爷,给您点纸擦擦鼻涕吧。」师公说:「不管他那事儿。」两个居士和我对看一眼,都笑了。一个居士问他:「师爷您说『不管他那事儿』,那是谁的事儿啊?」师公说:「不知道。」我们又都笑开了。挖完芋头回到寺院後,师公浑身上下全是泥土,一位居士说:「您老把衣服脱下来,我给您洗洗吧?」师公把衣服脱下来,那位居士接着衣服说:「看看,今天刚穿上的衣服,又弄成这个样子了。」师公说:「这不是我的。」那位居士说:「刚从您身上脱下来,不是您的是谁的呢?」师公说:「不知道。」

尊敬的仁者,阿弥陀佛,如果您对ag打vg|官方网站有任何建议,请在以下表单上留言,并填写您的姓名和电子邮箱以便我们回复,点击发送我们就收到了。
您的姓名
您的邮箱
感恩留言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ag打vg|官方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ag打vg|官方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